时浪

串剧组/拉郎/三披
乐/别/宰/咔/达守/樱润 /all格瑞
杂食 文力被吃 雷 低产 欢迎扩列

【齐海】听潮




不想跟任何人产生关系,我一直是这么坚信着的。但是现在却因为各种原因有了这么一帮朋友,感觉还不赖,算了,就这样吧。

……………………才怪。

把我当朋友的人之一,海藤瞬,从这周开始就不太正常。听听他的心音。

难道我真的喜欢……齐木?啊啊不可能不可能,绝对不可能,作为漆黑之翼我不能和任何人产生感情,否则敌人一定会利用这一点……可是为啥总想跟他在一起总想跟他聊天?!难道我真的真的触碰了禁忌?!

刚刚我是听到我的名字了?喜欢?诶?
开什么玩笑。

不,仔细想想也不是完全没有可能,上次给我过生日海藤写的那封信里说,他多多少少感觉到是我在帮助他。但这种情况完全出乎了我的意料,相当棘手啊。
……不妙。

现在他已经发展到和我说话都不自然了。
“啊、没,不、没问题我,我没事的,不用担心!”
但你这也太不自然了。
所以只能躲了吗。

我一手撑在海藤的桌子上,嘴不用张声音已至,“抱歉,但是海藤,以后我放学不能跟你一起走了。”
“诶?为什么?是有什么事了么?”看他的表情真的是相当失望。
“想好好学习了。”我这么说着,勉强自己做出无奈的表情摇了摇头。
“啊……原来是这样啊……请加油!漆黑之力会祝福你!”他还是做出了一副理解的表情,明明心里都快难过到哭了。

没办法,距离是淡化感情最好的方法,为了不节外生枝,只好想方设法的避一避了。

下课就装作问问题或者上厕所或者趴桌睡觉,午休瞬移吃饭,放学第一个冲出教室。躲避所有能和他交流的机会,麻烦是麻烦,姑且看看效果。

刚走到教室门口,海藤的心音简直盖过了全班,纠结的像猫挠的毛线一样。我踩着上课铃进班级,翻开课本。

半节课的时间他都在反复思考我是不是在躲着他,是不是打心里觉得他烦。
我不自觉的抿紧了嘴唇。

抱歉啊,虽然你有的时候确实很烦,但是我绝对没有从内心讨厌过你。我没有办法回应你们的感情,对于恋爱我也从来没有任何希望。
但愿这段感情早点结束。

但是每天早晨我桌子里面的甜品又是怎么回事?
当然是海藤干的,眼睛里面闪星星的表情完整的保存在甜品表面,碰一下就会知道。
我深吸了一口气,很好,这个戳中了我的无法拒绝甜食的心。

一周后。
不可以,我必须要跟瞬说清楚——但是不行,他还没有跟我提过感情的事,不可以直接去。

两周后。
甜品很好吃,多谢款待,但我的良心在不安。怎么办。

海藤终于在一个课间堵住了我。欣喜的表情混着紧张不安,“齐木!”
[嗯?]
“抱歉耽误你学习了……!但是放学之后我有话想对你说。可可以一起走吗?”
告诉他我喜欢告诉他我喜欢告诉他我喜欢……他心音太强简直要盖过说话声。

告白……终于到了最难过的一关吗。但注定是要你失望了,毕竟我不是普通人。

脚步咯嗒咯嗒,语言词不达意,心音乱成一团。真是,我都要看不下去了。

然而海藤瞬稍微出乎了我的意料。
海藤突然深吸了一口气停下了脚步,眼睛直视着我,夕阳的余晖洒在他脸上,表情坦然。
“齐木,谢谢你一年来的陪伴。有的时候……不知道怎么回事,但我就是知道是你在帮助我,黑暗联盟……不,这跟他们没关系,这是我一直想说的。我对你一直十分憧憬……”
他低下了头,仿佛在研究地砖上暗藏的什么秘阵。
“虽然我们都是男性……但是……如果我说,这种憧憬变成了喜欢的话,你会讨厌我吗。”

“……”我要怎么回答。中二少年不中二了,瞬是认真的。我直说,我承载不了这种感情,但怎么才能——

刹车的尖利声音突然传来,已经近在耳边。糟糕,是我大意了,刚刚思考的太投入竟然没有注意到有飞速轿车失控行驶到人行道上。
我躲开是绰绰有余,但是海藤就——

然而在我把他拽走之前,海藤一把抓住了我用力向旁边推去,他自己却眼睁睁的摔向汽车头。
笨蛋么你,自己会被撞死的啊!

车在千钧一发之际停了。
完全静止。
车内外的人都惊魂未定。
我收回了念动力,拉着海藤跑向一边,防止差点肇事的司机问个不停。

拐到了一个小巷里我放开了瞬的手。路程不长但他喘得像牛一样。
“齐木……刚刚……怎么回事?”

我心情沉重的叹了口气。看来超能力是要暴露的。如果我咚了他,消除掉的记忆必定会补出我答应了他的表白。在这种重要的节点,消除记忆怕是瞒不住。

“超能力。”
“是真的。”
“对是我在帮你。”
三句话足够海藤中二本性爆炸一个来回,然后他才突然红了脸,闭上嘴巴。
然而心音在问我,问我回答。

我不能破例,跟任何人不能超过友情及以上的情感,我从三观确立开始就给自己定下的铁律。
但是,我面前的这个人刚刚是想以命换命救我。
既然如此……那我就摊开说吧。

你能不能想象,你所有的想法都逃不过你恋人的耳朵,任何细小的一丝变心的嫌疑都能被捕捉到,而你永远也无法得知对方的真实想法?

就是基于这个原因,我打出生起就是一个旁观的角色,不可能参与到你们的生活里面。

海藤一时间有点茫然,“那……我在心里说的话你一直能听见?”
我面无表情点头。
怎么样,很可怕吧,要放弃了吗。

“那你一定能察觉到我对你全部的感情了对不对?太好了,齐木是超能力者,不用担心黑之联盟的追杀了,甚至还能反将一军……”

喂。你倒是拒绝啊。

但他内心紧张得很。

在这种情况下,我好像,再也没有办法说出拒绝的话了。

今天不知道第多少次叹气,我用眼神示意了一下面前的少年,然后微微张开了双臂。
怀里的人身体很暖,头发很软。

总感觉今后的生活会更麻烦啊……不过算了,试试看吧。

【花乐】

突如其来的门轴咯吱声与灌进来的冰凉夜风把张佳乐吓了一跳,他立刻从电脑前站起来,显示器上的比赛视频界面还来不及关。
“……你怎么来了?”
解雨臣身体前倾撑着柜台,抬起手蹭蹭他的下巴笑得暧昧,“来看你。”
强行被塞的一天狗粮仿佛一扫而空,张佳乐趁着夜深店里无人飞快的亲了男朋友一口,眉梢都飞扬了起来,“要喝什么?为了保证睡眠不建议咖啡……”
“本来也不能早睡,放心。”解雨臣挪了两步研究情人节双人套餐优惠。他今天的浅褐色厚呢大衣在咖啡店暖橙灯光的照射下,给他衬出了格外温厚无害的气场,然而眉眼还是锋锐的,解雨臣五根手指在木桌面上敲了一轮,“可可吧。”
张佳乐应了一声,先去关了电脑暂停的视频才开始冲泡。
“本来想带点礼物,看了半天对不上你胃口。”解雨臣托着下巴,注视着店长衬衫下摆塞进裤腰勾出的漂亮腰线。
“我什么都不缺,”张佳乐回过身来挖了一勺奶油,给他抛了个眼神,“缺你。”
“所以等我到快十一点还不关门?”
“值。”张佳乐低头搅着杯子里的东西,“马上就关店。”


▪觉得乐退役后还是开店合适_
▪有种花爷总是很忙的感觉orz

动画截图黑白了一下,伪线稿,橡皮章素材

不定期(也许会,更可能不会)更新

【声优梗】贤章中心三方会谈

参会人员:黑子哲也、芥川龙之介、百夜米迦尔。

——
米迦:优酱。
芥川:太宰先生。
黑子:……
黑子:香草奶昔。

——
黑子:篮球。
芥川:罗生门。
米迦:……
米迦:剑啊。

——
黑子:168。
米迦:172。
芥川:172。
三个人握了握手。

——
黑子:芥川君,听说你身体不算太好……
芥川:承蒙关心。
黑子:嗯,当初我为了锻炼体能也付出了很多努力呢。
米迦:……
米迦:你们为什么要看我?

——
芥川轻叨了一句“罗生门”,黑红色的变形手爪喀啦啦的交互摩擦,“太宰先生说见到吸血鬼可以就地格杀。”
米迦面色冰冷,“我说过要带优酱回家,怎么能死在你手里。”
“剑啊。”
黑子:……
黑子站在一边发动misdirection,那边刀剑乱舞(?)的两人硬是没发现他。

——
黑子咕噜噜喝香草奶昔。
芥川安静的啜饮小豆汤。
米迦:……
米迦掏出了一管鲜红的血液,喝。

——
黑子:面瘫。
芥川:娃娃脸。
米迦:大眼睛。
黑子、芥川、米迦:你们说的不是我吗。
黑子、芥川、米迦:……

END

【BSD×drrr】【记梗】太宰和正臣,魂穿

cp太中/千正
大纲文风,相当不走心
OOC什么的,还用说吗。

—————
太宰看见面前沙发里人头顶的帽子,刚想伸手去扯。

不对,高度不对。

太宰的手僵在了半空,他看了一眼自己的手腕,没有绷带。低头看自己的衣服,鹅黄领巾,运动服,运动裤。

开什么玩笑。

刚一抬头帽子的主人刚好回头看自己。
长着一张完全陌生的脸,棕色短发的男人正要说话,看见了他的表情忽然咧开了一个笑容:“怎么?忽然想起忘了一场约会?”
太宰心说对啊我约去殉情的女子可能还没到呢。他眨眨眼睛缓缓把蒙蔽的表情收了回去,“我是……谁?或者说,这具身体的主人——是谁?”
“突如其来的中二可不符合你的作风啊,”男人站起身绕过沙发,虚点着他的额头,“纪田,纪田正臣。”
太宰:见鬼,被一个戴着帽子的人俯视着的感觉可真差劲。

太宰下意识的后撤一步,这个身体的主人也就是个17、18岁的小鬼。他不着痕迹的靠向沙发背,露出一个他惯常的微笑表情,“重新介绍一下,我的名字的
是太宰,出于某种不知名原因穿越到了这具身体里。所以,这里是……哪里?”他忽然意识到自己的声音几乎没有变化。
“池袋。”那人察觉到了眼前金发少年完全不同于往日的表情和语调,顿时玩笑之意敛去,顺势也靠在了沙发背上,“六条千景。你打算怎么办?”
太宰在兜里摸手机,拿出来一看,触屏手机。
这和说好的也不一样啊。
总之是开了手机拨出了自己的号码,“嘛,先通过电话沟通一下——”

空号。

“看来行不通啊。”六条在旁边说。
“现在是哪年?”太宰忽然问。
“xxxx年。”
……比他来的年份晚了十年。那也不必给中也打了。
太宰倒是没在意为什么他一直用的电话会是空号,眼睛一眯挺直了脊背,看向六条想“我打算去一趟横滨。”
“你来的地方?成吧这两天没什么事,我和你一起。”
“那倒是不必——”
“对于灵魂穿越这种事,我也是很好奇的——你有把握换回来吗?”
“迟早会换回去的。”太宰把手机塞回兜里,微微一笑,“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和纪田正臣,是恋人关系吧?”
六条眉头一扬,片刻后笑了出来,“勉勉强强吧。”

“哦,对了,能拜托六条君一件事吗。”
“什么?”
“能否把帽子摘掉?无论如何会有种……”太宰把“厌恶”咽了回去,“非常微妙的感觉啊。”
“啊抱歉,让你失望了。”六条出人意料的拒绝,“怎么说帽子也是我个人标志之一。”

——————
纪田正臣仍然在试图了解这是什么情况,忽然想起游马崎说过的灵魂穿越,好像明白了一点。
忽然旁边人一拳挥来,纪田一惊,下意识侧身避开,肩膀却仍是被擦中。仅是如此传来了力道也使他肩膀钝痛,纪田捂着肩皱眉看着面前的矮个子青年,刚要开口却被打断——

“你绝不是那个太宰。说吧你谁?”

——————
太宰带着六条轻车熟路的走到横滨临海的一处小屋,从窗户夹缝里挖出了一张泛黄的字条。
中也的字迹。

大意是纪田也穿越到他身上了,太宰他发动人间失格遭到了异能者的袭击,异能是让人灵魂互换。他在教纪田学会控制人间失格,大概很快就会换回来。

“是搭档吧你们?真默契啊。”六条说。很明显十年前的中原中也察觉到了灵魂互换后特地给他留了字条。
“勉勉强强吧?”太宰把字条又塞了回去,耸了耸肩。

——————————————
●其实是还有小六收藏中也专辑之类的脑洞的,声优梗(微笑)

【文豪野犬×DRRR】

OOC,毫无逻辑可言,仅仅是为了串剧组和玩声优梗x

————六条千景&中原中也,太宰治&纪田正臣

“还没有换掉你的帽子么,中也?上次那个什么组织的老大……对,六条千景的帽子都比你强多了——”
“和你一样喜欢搭讪的无聊人?还有上次那个黄毛小鬼,和你声音很像的那个——老实说他搭讪的技术都比你强。”

————江户川乱步&折原临也

——1)
“乱步先生,这里是一起疑似谋杀的自杀案,尸体在那边。”
“……原来如此。她是被诱拐自杀,诱拐人是……”他拿出女性死者的手机,打开通讯录第一条,“这个叫甘乐的人。”
“十分感谢,那么作案动机是……?”
江户川乱步罕见的迟疑了一下,“没有动机——大概是个人爱好……之类的吧。”

——2)
江户川乱步有些想把这个人介绍给自己的某位把自杀挂在嘴边的同事。他按照白天的记忆拨出了“甘乐”的号码。
电话接通后,两边同时发出声音。
“你好——”
“你好——”
同一时刻,同一语调,同一音色。

咔哒。乱步面无表情的挂断了电话。半晌,他轻巧的跳下了桌子,重新站直身体,扯了扯嘴角,“啊嘞,好可怕哟。”

【帽子组】

六条千景×中原中也
我勒个去好萌啊……大概是手下人起了冲突两边老大出面解决认识的。而且友树是滚爷迷弟xxx

【梦100】【三星拉郎】无cp向

【萨奇亚&阿比斯】

“谢谢。”萨奇亚认真地说,随即又转身去盯着那些培养皿,不再多说一句话。

“……”阿比斯细瘦的眉毛皱了起来,道别也没有就关门而去。

靠,友情的小船说翻就翻。

阿比斯上楼回到地面上时,又在心里加了一句,隔壁的里德说弯就弯,呵。


十天之后,阿比斯意外的收到了一个包裹,里面是架小巧的钢琴八音盒。他把琴盖掀开,里面有张字条,果然是萨奇亚的字迹。

“上发条会喷出有毒气体

  一次性 无色 无痕迹

  多谢帮忙”

阿比斯随手吧纸条扔在一个废液缸里溶掉,勾起了一点嘴角,把八音盒包好放在了柜子最顶层。



【萨奇亚&里德】

“你想掌权么。”萨奇亚沉默的走着,忽然开口问道,声音轻得像蝴蝶拍打翅膀。

“不,其实不想。”里德脚步一顿,不过立刻有若无其事的继续前行,只是他精致的皮靴落在大理石上的声音较之前轻了许多,“有我哥哥这样优秀的人在,他会把一切管理得井井有条的啊。”他微笑了一下。



【库拉文&阿比斯】

“厉害。”阿比斯笑声鼓掌,目不转睛的盯着小丑的动作。

小丑的眼睛周围涂着红白两色的油彩。在他故作僵硬的歪头或转身时显得尤为滑稽,忽然见他摘下高高的帽子,手腕一抖帽子里便扑棱棱飞出几只小鸟。小丑又笨拙的向前扑鸟,身体栽倒然而脚底像抹了胶水一样纹丝不动……

表演过后阿比斯仰倒在沙发上,揉着眼角笑出的泪花,“精彩,太精彩了!”

库拉文又摘下帽子动作夸张的向他行礼,“能给人们带来欢乐是我的荣幸!”他想阿比斯眨了下眼,唇边的笑容热情而灵动。

阿比斯伸手扶着茶几想要坐起来,却失手把一个盒子打翻在地,顿时一股紫色烟雾缓缓溢散。阿比斯色变,翻身推着库拉文向旁边走,“快离开!这是麻醉剂——”

他心知来不及,这毒药起效极快,自己早有抗药性全然不惧,但库拉文就——

库拉文动作依然灵活的转动门把手。

“你为什么没事。”阿比斯语速极快。

“我?我带了解毒剂呀。”库拉文拉开房门。

阿比斯劈手把门拍上,门锁咬合声格外响亮。

“你怀疑我?”阿比斯脸色阴沉,垂下的金发刘海挡住了半边眼睛。

小丑张了张嘴抬手想解释,又被厉声喝止,“别碰我!”

小丑只是慢慢脱下手套挽起袖子,给他亮出手腕上绑着的蝴蝶花纹香囊,轻声说,“这个是我路过毒药之国摩尔芬时,萨奇亚王子特地找到并赠与我的,极力说如果拜访您的话一定要带上解毒剂。嘛,就是这样,阿比斯王子不要生气啰?”

阿比斯一抹刘海,转身走向沙发,他手指绷紧成爪此刻还未放松下来,“抱歉。”

萨奇亚你个混蛋!!!


【林黄方】


/3P预警,cp洁癖慎入
/和老林同为金牛座实在不喜欢他的处事风格然而其实我本体就这样
/其实金牛座性格可好了请善待列表里的金牛座

“老林,我不喜欢你啦。”
“我喜欢上了黄少。”方锐说,嘴角在笑眼睛没笑,一半失望一半雀跃。
林敬言深吸了一口气,又缓缓呼了出来。他本以为自己会说点什么,但脑子没组织好语言就这么地了。
“哦,去吧。”最后就这么说了一句,没别的了。
对,他和方锐大概没别的了。

方锐一直在追林敬言,天天把喜欢挂在嘴边,黏的像什么一样。但他不知道林敬言没答应他的原因。

而黄少天有个每日任务,是QQ短信轮番轰炸林敬言小窗手机。
对,黄少天也喜欢林敬言。

林敬言不想理这个话痨,每次开始时还能回两句,但时间一长就烦了,没过一会林敬言就不再说话。
黄少天依然锲而不舍的巴拉巴拉。
实在烦的不行林敬言忍不住回他一句:“卧槽你烦不烦。”
“我靠你还在啊”
“还以为你掉线了”
“等等啊没说完呢还”
“……”

真没办法,黄少天是真的很吸人注意力,舍不得删他。

夏休期的时候有一天黄少天来敲他QQ。
“你不会连方锐都管不住吧”
“怎么了”
“他来找我了”
“我还在奇怪他怎么来了难道是来旅游不成,再一想也不能啊他以前不是在蓝雨呆过么。”
“然后他就说喜欢我”
“我的妈吓得我”
“表情那个诱啊,勾人犯罪真受不了,你不会也天天被这双眼睛这么对待吧”
“……然后?”
“然后我就上了啊不上不是男人。”
“说真的 方锐这小子是真好。”
“老林你再不考虑我我就该考虑他了。真对我胃口啊他”
“……”
林敬言五味陈杂。方锐心计深啊,就这么吊着他,也不知他到底想干嘛。
林敬言想了很久,不忍心把两个人都晾着,走了下下策。
他把方锐和黄少天都叫到了他房间里。
然后这俩人就当着他的面接了一个吻,浓情蜜意的。
这还没完,方锐走过来把脸靠近他,眼睛亮闪闪水莹莹,“老林,来不来嘛。”
……

到后来,林敬言这边被方锐骑在身上扭着腰把他的家伙往身体里吞,那边还和黄少天接着吻的时候,就什么都不想了。

就这样吧。

【伏见猿比古×松冈凛】不痛不痒

//约炮避雷

伏见上高中那会,曾经和八田一起去看过高中游泳比赛。

清透碧蓝的游泳池,吵闹的人群,嗡嗡的喇叭声,高中生们流畅的肌肉线条在水中浮浮沉沉。

旁边八田大呼小叫上窜下跳,伏见安静的坐在凳子上翘着腿,死盯着泳池里一道身影。

那个男生在冲刺,还是在领先的情况下。他的动作流畅的不可思议,力度饱满,身形漂亮极了,接近完美。那种带着热度的活力透过潮湿的空气打到伏见面前,他贪婪的呼吸着。

果然是那男生第一个完成,他潇洒的甩下泳帽用力砸了一下水面,满脸笑容,仰起头看向观众席,骄傲又得意洋洋,下巴棱角勾出锋利的曲线。

啧。伏见敏锐的察觉到了什么,一瞬间挺直了脊背,眯起眼睛看向下边。邻座的橘红色头发的家伙正在欢呼,根本没有在意他的一点小变化。

这小子眼神不对,十有八九也是。伏见抬头看了一眼大屏幕,数字1后的名字是松冈凛。

再次见到他伏见已经成为了吠舞罗的一员。他正路过一家咖啡厅,见到那头酒红色头发又退了回来,进了店。

“可以坐这儿么。”

“随便。”对方瞥了他一眼,继续低头玩手机。伏见能清晰的看见他面前吸管上的一排牙印。

“我以前见过你,松冈凛。”

“哈?”抬起了头。

“不记得也罢,我喜欢你的身体。”一手撑下巴漫不经心的打着直球。

“你什么意思?”松冈凛回盯着他,说话间露出一口鲨鱼般的尖牙。

“是同类吧,你。”愉快的笑着。

“……那又怎样?!”眉毛皱起,满脸不悦。

“我看上你了,要来玩玩么。”另一只手抬起,一把小刀在手指间灵活的穿梭旋转闪着寒光,露出的一截手臂紧实瘦长。

凛舔了舔尖利的牙齿,收了手机,“现在?”

“可以。”手落下又抬起间小刀已然不见。

“你叫什么?”

“伏见……猿比古。”最后几个字几乎是贴在凛唇边慢慢吐出来的,伏见把他压在旅馆放假的门板上,薄的如刀锋般的嘴唇覆上,触感一片冰凉却从头燃到脚。

凛动弹不得只能被动接受他的攻击。伏见力气惊人虽然是一副精瘦的身板,动作粗暴狂放,和外表毫不相符。

于是凛毫不犹豫的咬了下去。

伏见放开他时舔着嘴唇上淋漓的血迹,几乎笑出了声。

对。就是这样。

甩开衣服见他露出完整的流畅身体线条,伏见摘了眼镜撑在他上面,嘴唇一路向下,一半舔吻一半啮咬。痕迹组成妖娆的曲线,漂亮的锁骨上遍布血痕。

果然还是……有血有肉的吗。

进入的时候被一口狠狠咬在肩膀上,尖牙此刻异常得力。

伏见不管不顾继续挺身。一点一点,一声一声的,在他耳边轻声笑着,疼痛只是随着对血肉的渴望并发,想要,更多。

伏见不是没耐心做完扩张,凛适应的很快,涨痛很快被快感覆盖,伴随着进攻不停的节奏潮水般袭来。耳边对方的气音带着尖扎进白茫茫一片的脑海中,根本思考不了其他。

凛射出来的时候恍惚觉得很久没有这么爽过了。回过神喘息的时候伏见正低着头舔着他身上的血迹,头发垂下来搔着皮肤发痒。凛忍无可忍把他拽开,却撞进了一双迷恋之意还未收尽的眼睛里。他一没忍住扳着对方下巴上去亲了一口。

没有用牙齿的,只是唇碰唇的亲了一下。

伏见愣住,随即冷着脸看他,“你认真的?”

“不是,”张了张嘴巴最终把下一句话咽了回去,把头扭向一边,换上不咸不淡的另一句:

“你头发蹭着痒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