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浪

废纸篓

国家级乙等咸鱼资格证书
有证驾驶,冷烂乱雷
热衷于串剧组和跨剧组cp
失去产出能力,欢迎扩列

梦百/澄真-3


天色已经暗下来,积起来的乌云泛起灰橙色,密集的雨水凶猛地打到地上,溅起一蓬蓬的水雾。

街边有人在小跑。翠绿色头发的青年打着一把黑色的大伞在雨中疾行,浑然不顾自己湿透的西裤裤脚和皮鞋。他左顾右盼,眼睛仔仔细细地搜寻着街边每一个角落。

在一家早已关门的面包店的屋檐下面,一个人影一动不动地伫立在那里。
澄快找到真琴的时候,看到的就是屋檐下的黑发少年望向远处发呆的眼神,滴水的头发,和他湿透了的白衬衣。
“真琴!抱歉,我来晚了。”澄快将伞撑到屋檐下,不由分说将自己的外套披在了真琴身上。
“……慢死了,真是没用啊。”真琴撇了撇嘴,却躲在伞底下,把身上的外套紧紧地裹在身上。

“真琴!热水给你准备好了,来洗澡吧。”澄快的声音从浴室里面遥远地传来。

换上了干净衣服的真琴整个人瘫在了沙发里面,一动也不想动。

“我困了。”

“淋了这么大的雨,不洗澡会着凉啊!”澄快甩着湿淋淋的手走过来,袖子挽得高高。他的头发没了发胶,软趴趴的盖住额头。

真琴躺在沙发上睥睨着他,思考了一秒:“除非你抱我去。”

“那简单。”澄快随手抓了块毛巾擦了擦手,弯下腰,一手托后背一手环膝窝,毫不费力地将小王子抱了起来。

真琴真的很轻。澄快觉得他现在甚至比几年前还在王宫里时还要轻。几年逃亡的生活赋予了真琴另外一种性格,但是无论何时,在澄快面前,他都只是那个王宫里面的小王子。

在真琴的执意要求下,澄快只好也脱下衣服,同他一起泡澡。六岁起他们就不会一起洗澡了,面对而坐的时候澄快腿都不知道往哪放,十分的尴尬。幸亏浴缸够大,勉强塞下了两个人。

然而真琴舒服地把脑袋仰在浴缸沿上,闭着眼睛,翘起腿露出水面一对膝盖。

“你知道我当时在想什么吗。”

真琴突然开口。

澄快愣了一下,随即想起了屋檐下他发呆的样子。

“在想什么?”

“叛军杀了妈妈的那天,也是这么大的雨。”真琴毫无波澜地叙述着,“叛军在外面疯狂地砸门,母亲把我藏进了暗道,自己堵着房门,声音发着抖,让我立刻从暗道跑。”

浴缸上面热腾腾的蒸汽弥漫,澄快的心却阵阵发冷。

“我就一路跑,不敢停,不敢回头,最后跑到了尽头,是一幢后山的小屋。我以为妈妈也会从暗道逃出来,就在小屋里面等,听着比豆子还大的雨点噼噼啪啪的打着屋顶,又冷又饿,等了一晚上。”

真琴的声音渐渐低了下去,身体逐渐向下滑落,猝不及防地整个头都浸没在了水里。

“真琴!”澄快猛地坐起来,正要去扶他,真琴却自己从水里面坐了起来,脸上是恶作剧得逞的笑容。

“你吓了我一跳……”澄快嘟囔着抱怨了一句,又忽然住了嘴。

他看到真琴刚浸过水的湿漉漉的脸上,眼眶微微发红。


梦百/澄真-2

阳光浓稠极了,柏油马路似乎被烤得吱吱作响。空气潮热粘腻,走在街上只觉得像是在蒸锅里面,两边还有小吃摊嘈杂的叫卖,吵吵嚷嚷仿佛蝉鸣。
澄快抹了一把头上的汗,眉毛顺着拧了一下又舒展开。对面有一家冰淇淋店,门外挂着宣传画,上面是满得快溢出来的彩色甜筒。他不由得多看了一眼。
“什么!”澄快没听见,低下头凑近真琴。
“冰淇淋,我要吃。”黑发少年在他耳边喊。真琴一手背在身后,一只手举起来,得意地伸了三根细白的手指,“三秒。”
澄快拔腿就跑,风似的直奔对面冰淇淋店门。

“慢了一秒。”
真琴溜溜哒哒的绕着冰淇淋走,澄快举着那个满得快溢出来的甜筒,气还没喘匀,眼睛跟着真琴左右移动,简直像大狗一样。
于是真琴就笑了:“我不喜欢芒果味儿的,为了惩罚你,那就再去买一个吧?要香草。”
怎么可能只用四秒就买回来啊,明明就是想折腾人。
“那这个呢?”然而澄快毫无怨言,问道。
真琴眼睛一转,就着他的手在冰淇淋上飞快地舔了一口,然后愉快的眨眨眼,“这个赏给你了。”

拿着冰淇淋的真琴比不拿着冰淇淋的真琴简直快乐了一层楼。
澄快忍不住问他:“吃个冰淇淋这么开心吗?”
“……你吃冰淇淋不开心吗?”真琴突然转身,眼睛直勾勾盯着他。
“开心啊。”澄快下意识地回答了。
真琴一秒阴转晴,露出了一个大大的笑容,“那我也一样咯。”
“……什么嘛。”
澄快咬了一口蛋卷,突然反应了过来。他揉了揉真琴的头发,笑着说,“你看到我想了吃对不对,谢谢你啦。”




/失去了写文能力还是想写
/澄真超好磕,真的!!
/在北极圈摸爬滚打

梦百/澄真

“呐,澄快。”真琴仰头瞪着天花板,睡意像往常一样迟迟不愿到来。旁边翠绿色头发的青年毫无反应,还发出了微微的鼾声,听得让人更加火大。
于是他侧身踹了那人一脚。触感硬邦邦的,应该是肌肉紧实的小腿。
“蠢狗,醒醒。”
澄快呼的一下爬起来,手下意识的伸向枕头底下。他警觉的看了看窗外,又环顾四周,然后似乎才放下心来,低头看着真琴,“真琴,怎么了?”
“我睡不着。”真琴终于肯把目光从灰暗的天花板上移开,用他那双大眼睛认真地盯着他的幼驯染,“你抱着我睡吧。”
“……真拿你没办法。”澄快摇摇头,重新躺下。他挪了挪自己,挨到了真琴旁边,“小的时候你也是,得有人抱着才睡得着。长大了还是这样?”
他笑着说,把胳膊伸开让真琴枕着,另一只手穿过腋下环着他的腰。
真琴一言不发,安静的踡在了澄快的怀里,闭上了眼睛。
他太瘦了。侧躺的时候腰的位置明显塌下去一截,向上摸就是肋骨,薄得像蝶翅。抱在怀里的时候才能让人忘记他疯狂的一面,此时的真琴只是一个孤独的小少年。
“硬邦邦的,真是。”真琴突然开口。他仍然闭着眼睛,语气里全是嫌弃,然而身体却不自主地向澄快的怀里缩了缩。
“那可真是抱歉了啊。”澄快毫不在意的说,摸了摸怀里少年的头发。发丝从带着枪茧的手中漏过,顺滑而又柔软。

实在憋不住,推太太这种开屏

平时不敢表的白,趁机悄咪咪讲粗来!
如果打扰太太真的对不起!!!

初恋@东帝沧阳 沧爹!我算算,五年前喜欢上的写手,瓶邪坑最喜欢的写手没有之一。见过的吴邪第一人称把握的最好的太太,瓶邪两个人的性格还原到令人发指。最喜欢本子里收录的《噩梦》那篇,原作文风好吃到爆炸,心里刻画又比原作细腻,扑通一声跪在沧老师车轮(?)底下。CP21见到了太太真人简直圆了梦,太太本人贼可爱,得到了签绘,还投喂了两次,送了橡皮章,我觉得我做梦都能笑醒。

全职圈初恋@青山为雪  冻老师!!第一个死心塌地喜欢的全职太太!最开始是小短篇离离,笑了半死……看完让专业的来之后就栽进了冻老师的脑洞里x  喜欢她的冷笑话,喜欢她大破天的脑洞,喜欢每一个短篇里面温暖人心的力量。不管是HE还是BE看完都有被治愈的感觉!!冻老师是我的精神支柱QAQ

斗胆悄咪咪艾特 @别夜川   觉得太太超高冷都不敢勾搭的/土下座   捧心捧肾表白太太,太擅长写人了,涂两笔皮相就能刻骨。文风给我一种老电影一样的感觉,凭空就有颓废感,但是颓废里边又有蓬勃疯长的生命力。《逐光》刷了不下十遍,永远看不腻。文字都是有温度的,冷热都从指尖浸到心肺。

画手@404 NOT FOUND   因为一套全职的古风武侠paro入坑,看到小卢超阳光超健气的笑脸我觉得我被狠狠的戳中了……苏黎世四格也超可爱,尤其喜欢太太的人设x  非常喜欢太太画脸和头发的风格,一种又韧又弹的感觉(?)跟太太有好几个同坑超开心!!

还有 @Anserenia 鹅总!!给女神挥舞call棒摇旗呐喊递方向盘(?!)!!!!画风超漂亮,厚涂扑通一声给跪下!线条凌厉上色柔和,有一种红丝绒乳酪蛋糕的口感!超好吃!!

-还有很多喜欢的写手画手,这里只列心尖尖了(
-佛系喜欢太太,更新了是我的福气,没更新那不是很正常的事儿么。(被打)
-什么不吃的cp,在真的好文笔好画风面前,都是浮云。

继续草稿大纲风,临考试真的没精力好好修改句子了_(:з」∠)_

我站雷安,但是也喜欢这俩人互攻,我不觉得这俩人有任何一方受。

黑屏后边是啥大家都知道.jpg

说好的ABO
热带水果是因为我想不出什么味儿,当比喻吧。

想看吐槽体!!

响进|黎响第一视角
*错过了零点的圣诞短贺
*人生第一次合作@虫正直  图霹雳无敌帅气!

有冰凉的东西贴在了胳膊上,我的手被冻的一缩。

是孟进递过来的啤酒,瓶身的黑色外文字母上爬满了细小的雾珠。真不知道这家伙平时都享受的什么生活。
“圣诞节了,庆祝一下。”孟进倚着桌子对我挑眉。他很高兴的样子,眼睛都笑出了弧度,看起来比平时无害多了。
庆祝圣诞节……好像很遥远了,上次我对于圣诞的记忆,还是游戏里面的特殊活动,打了通宵。
瓶盖已经启过。我接了,孟进拿他自己的那瓶过来碰了一下我的,清脆的叮一声。
“第一,为了活命。”他说。
我仰头灌了一大口。冰冷的液体顺着食管凉到胃,很爽。
“第二,为自由。”我反手去碰他的。
“好,为自由。”
这个时候我和孟进就像是一个屋檐下的两个孤儿,外面是寒风飞雪,我们短暂地互相取暖。
“第三。”孟进注视着我,笑得轻佻。
握着酒瓶的手被冰的有点发木,我突然就知道了他想说什么。
“为了梦想。”我们异口同声。

梦想毫不相同,甚至不太相干,但此刻有人能并肩就够了,多美好。
起码看起来是美好的。


虫正直:

圣诞节快乐!!!赶着赶紧发出来😂😂😂和 @时浪 的合作,不过我可能ooc了OTZ不是很会画


那啥
有了第一次还愁下一次么
(不存在的。

感觉ooc得很凶。

【齐海】听潮


不想跟任何人产生关系,我一直是这么坚信着的。但是现在却因为各种原因有了这么一帮朋友,感觉还不赖,算了,就这样吧。

……………………才怪。

把我当朋友的人之一,海藤瞬,从这周开始就不太正常。听听他的心音。

难道我真的喜欢……齐木?啊啊不可能不可能,绝对不可能,作为漆黑之翼我不能和任何人产生感情,否则敌人一定会利用这一点……可是为啥总想跟他在一起总想跟他聊天?!难道我真的真的触碰了禁忌?!

刚刚我是听到我的名字了?喜欢?诶?
开什么玩笑。

不,仔细想想也不是完全没有可能,上次给我过生日海藤写的那封信里说,他多多少少感觉到是我在帮助他。但这种情况完全出乎了我的意料,相当棘手啊。
……不妙。

现在他已经发展到和我说话都不自然了。
“啊、没,不、没问题我,我没事的,不用担心!”
但你这也太不自然了。
所以只能躲了吗。

我一手撑在海藤的桌子上,嘴不用张声音已至,“抱歉,但是海藤,以后我放学不能跟你一起走了。”
“诶?为什么?是有什么事了么?”看他的表情真的是相当失望。
“想好好学习了。”我这么说着,勉强自己做出无奈的表情摇了摇头。
“啊……原来是这样啊……请加油!漆黑之力会祝福你!”他还是做出了一副理解的表情,明明心里都快难过到哭了。

没办法,距离是淡化感情最好的方法,为了避免节外生枝,只好想方设法的避一避了。

下课就装作问问题或者上厕所或者趴桌睡觉,午休瞬移吃饭,放学第一个冲出教室。躲避所有能和他交流的机会,麻烦是麻烦,姑且看看效果。

刚走到教室门口,海藤的心音简直盖过了全班,纠结的像猫挠的毛线一样。我踩着上课铃进班级,翻开课本。

半节课的时间他都在反复思考我是不是在躲着他,是不是打心里觉得他烦。
我不自觉的抿紧了嘴唇。

抱歉啊,虽然你有的时候确实很烦,但是我绝对没有从内心讨厌过你。我没有办法回应你们的感情,对于恋爱我也从来没有任何希望。
但愿这段感情早点结束。

但是每天早晨我桌子里面的甜品又是怎么回事?
当然是海藤干的,眼睛里面闪星星的表情完整的保存在甜品表面,碰一下就会知道。
我深吸了一口气,很好,这个戳中了我的无法拒绝甜食的心。

一周后。
不可以,我必须要跟瞬说清楚——但是不行,他还没有跟我提过感情的事,不可以直接去。

两周后。
甜品很好吃,多谢款待,但我的良心在不安。怎么办。

海藤终于在一个课间堵住了我。欣喜的表情混着紧张不安,“齐木!”
[嗯?]
“抱歉耽误你学习了……!但是放学之后我有话想对你说。可可可以一起走吗?”
告诉他我喜欢告诉他我喜欢告诉他我喜欢……他心音太强简直要盖过说话声。

告白……终于到了最难过的一关吗。但注定是要你失望了,毕竟我不是普通人。

脚步咯嗒咯嗒,语言词不达意,心音乱得一团糟。
真是,我都要看不下去了。

然而海藤瞬稍微出乎了我的意料。
海藤突然深吸了一口气停下了脚步,眼睛直视着我,夕阳的余晖洒在他脸上,映着表情坦然。
“齐木,谢谢你一年来的陪伴。有的时候……不知道怎么回事,但我就是知道是你在帮助我,黑暗联盟……不,这跟他们没关系,这是我一直想说的。我对你一直十分憧憬……”
他低下了头,仿佛在研究地砖上暗藏的什么秘阵。
“虽然我们都是男性……但是……如果我说,这种憧憬变成了喜欢的话,你会讨厌我吗。”

“……”我要怎么回答。中二少年突然不再中二,瞬是认真的。我直说,我承载不了这种感情,但怎么才能——

刹车的尖利声音突然传来,已经近在耳边。
糟糕,是我大意了,刚刚思考的太投入竟然没有注意到有飞速轿车失控行驶到人行道上。
我躲开是绰绰有余,但是海藤就——

然而在我把他拽走之前,海藤一把抓住了我用力向旁边推去,他自己却眼睁睁的摔向汽车头。
笨蛋吗你,自己会被撞死的!

车在千钧一发之际停了。
完全静止。
车内外的人都惊魂未定。
我收回了念动力,拉着海藤跑向一边,防止差点肇事的司机问个不停。

拐到了一个小巷里我放开了瞬的手。路程不长但他喘得像牛一样。
“齐木……刚刚……怎么回事?”

我心情沉重的叹了口气。看来超能力是要暴露的。如果我咚了他,消除掉的记忆必定会补出我答应了他的表白。在这种重要的节点,消除记忆怕是瞒不住。

“超能力。”
“是真的。”
“对是我在帮你。”
三句话足够海藤中二本性爆炸一个来回,然后他才突然红了脸,闭上嘴巴。
然而心音在问我,问我回答。

我不能破例,跟任何人不能超过友情及以上的情感,我从三观确立开始就给自己定下的铁律。
但是,我面前的这个人刚刚是想以命换命救我。
既然如此……那我就摊开说吧。

你能不能想象,你所有的想法都逃不过你恋人的耳朵,任何细小的一丝变心的嫌疑都能被捕捉到,而你永远也无法得知对方的真实想法?

就是基于这个原因,我打出生起就是一个旁观的角色,不可能参与到你们的生活里面。

海藤一时间有点茫然,“那……我在心里说的话你一直能听见?”
我面无表情点头。
怎么样,很可怕吧,要放弃了吗。

“那你一定能察觉到我对你全部的感情了对不对?太好了,齐木是超能力者,不用担心黑之联盟的追杀了,甚至还能反将一军……”

喂。你倒是拒绝啊。

但他内心紧张得很。

在这种情况下,我好像,再也没有办法说出拒绝的话了。

今天不知道第多少次叹气,我用眼神示意了一下面前的少年,然后微微张开了双臂。

怀里的人身体很暖,头发很软。

总感觉今后的生活会更麻烦啊……不过算了,姑且试试看吧。

【花乐】

突如其来的门轴咯吱声与灌进来的冰凉夜风把张佳乐吓了一跳,他立刻从电脑前站起来,显示器上的比赛视频界面还来不及关。
“……你怎么来了?”
解雨臣身体前倾撑着柜台,抬起手蹭蹭他的下巴笑得暧昧,“来看你。”
强行被塞的一天狗粮仿佛一扫而空,张佳乐趁着夜深店里无人飞快的亲了男朋友一口,眉梢都飞扬了起来,“要喝什么?为了保证睡眠不建议咖啡……”
“本来也不能早睡,放心。”解雨臣挪了两步研究情人节双人套餐优惠。他今天的浅褐色厚呢大衣在咖啡店暖橙灯光的照射下,给他衬出了格外温厚无害的气场,然而眉眼还是锋锐的,解雨臣五根手指在木桌面上敲了一轮,“可可吧。”
张佳乐应了一声,先去关了电脑暂停的视频才开始冲泡。
“本来想带点礼物,看了半天对不上你胃口。”解雨臣托着下巴,注视着店长衬衫下摆塞进裤腰勾出的漂亮腰线。
“我什么都不缺,”张佳乐回过身来挖了一勺奶油,给他抛了个眼神,“缺你。”
“所以等我到快十一点还不关门?”
“值。”张佳乐低头搅着杯子里的东西,“马上就关店。”


▪觉得乐退役后还是开店合适_
▪有种花爷总是很忙的感觉or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