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浪

废纸篓

国家级乙等咸鱼资格证书
有证驾驶,冷烂乱雷
热衷于串剧组和跨剧组cp
失去产出能力,欢迎扩列

【齐海】听潮


不想跟任何人产生关系,我一直是这么坚信着的。但是现在却因为各种原因有了这么一帮朋友,感觉还不赖,算了,就这样吧。

……………………才怪。

把我当朋友的人之一,海藤瞬,从这周开始就不太正常。听听他的心音。

难道我真的喜欢……齐木?啊啊不可能不可能,绝对不可能,作为漆黑之翼我不能和任何人产生感情,否则敌人一定会利用这一点……可是为啥总想跟他在一起总想跟他聊天?!难道我真的真的触碰了禁忌?!

刚刚我是听到我的名字了?喜欢?诶?
开什么玩笑。

不,仔细想想也不是完全没有可能,上次给我过生日海藤写的那封信里说,他多多少少感觉到是我在帮助他。但这种情况完全出乎了我的意料,相当棘手啊。
……不妙。

现在他已经发展到和我说话都不自然了。
“啊、没,不、没问题我,我没事的,不用担心!”
但你这也太不自然了。
所以只能躲了吗。

我一手撑在海藤的桌子上,嘴不用张声音已至,“抱歉,但是海藤,以后我放学不能跟你一起走了。”
“诶?为什么?是有什么事了么?”看他的表情真的是相当失望。
“想好好学习了。”我这么说着,勉强自己做出无奈的表情摇了摇头。
“啊……原来是这样啊……请加油!漆黑之力会祝福你!”他还是做出了一副理解的表情,明明心里都快难过到哭了。

没办法,距离是淡化感情最好的方法,为了避免节外生枝,只好想方设法的避一避了。

下课就装作问问题或者上厕所或者趴桌睡觉,午休瞬移吃饭,放学第一个冲出教室。躲避所有能和他交流的机会,麻烦是麻烦,姑且看看效果。

刚走到教室门口,海藤的心音简直盖过了全班,纠结的像猫挠的毛线一样。我踩着上课铃进班级,翻开课本。

半节课的时间他都在反复思考我是不是在躲着他,是不是打心里觉得他烦。
我不自觉的抿紧了嘴唇。

抱歉啊,虽然你有的时候确实很烦,但是我绝对没有从内心讨厌过你。我没有办法回应你们的感情,对于恋爱我也从来没有任何希望。
但愿这段感情早点结束。

但是每天早晨我桌子里面的甜品又是怎么回事?
当然是海藤干的,眼睛里面闪星星的表情完整的保存在甜品表面,碰一下就会知道。
我深吸了一口气,很好,这个戳中了我的无法拒绝甜食的心。

一周后。
不可以,我必须要跟瞬说清楚——但是不行,他还没有跟我提过感情的事,不可以直接去。

两周后。
甜品很好吃,多谢款待,但我的良心在不安。怎么办。

海藤终于在一个课间堵住了我。欣喜的表情混着紧张不安,“齐木!”
[嗯?]
“抱歉耽误你学习了……!但是放学之后我有话想对你说。可可可以一起走吗?”
告诉他我喜欢告诉他我喜欢告诉他我喜欢……他心音太强简直要盖过说话声。

告白……终于到了最难过的一关吗。但注定是要你失望了,毕竟我不是普通人。

脚步咯嗒咯嗒,语言词不达意,心音乱得一团糟。
真是,我都要看不下去了。

然而海藤瞬稍微出乎了我的意料。
海藤突然深吸了一口气停下了脚步,眼睛直视着我,夕阳的余晖洒在他脸上,映着表情坦然。
“齐木,谢谢你一年来的陪伴。有的时候……不知道怎么回事,但我就是知道是你在帮助我,黑暗联盟……不,这跟他们没关系,这是我一直想说的。我对你一直十分憧憬……”
他低下了头,仿佛在研究地砖上暗藏的什么秘阵。
“虽然我们都是男性……但是……如果我说,这种憧憬变成了喜欢的话,你会讨厌我吗。”

“……”我要怎么回答。中二少年突然不再中二,瞬是认真的。我直说,我承载不了这种感情,但怎么才能——

刹车的尖利声音突然传来,已经近在耳边。
糟糕,是我大意了,刚刚思考的太投入竟然没有注意到有飞速轿车失控行驶到人行道上。
我躲开是绰绰有余,但是海藤就——

然而在我把他拽走之前,海藤一把抓住了我用力向旁边推去,他自己却眼睁睁的摔向汽车头。
笨蛋吗你,自己会被撞死的!

车在千钧一发之际停了。
完全静止。
车内外的人都惊魂未定。
我收回了念动力,拉着海藤跑向一边,防止差点肇事的司机问个不停。

拐到了一个小巷里我放开了瞬的手。路程不长但他喘得像牛一样。
“齐木……刚刚……怎么回事?”

我心情沉重的叹了口气。看来超能力是要暴露的。如果我咚了他,消除掉的记忆必定会补出我答应了他的表白。在这种重要的节点,消除记忆怕是瞒不住。

“超能力。”
“是真的。”
“对是我在帮你。”
三句话足够海藤中二本性爆炸一个来回,然后他才突然红了脸,闭上嘴巴。
然而心音在问我,问我回答。

我不能破例,跟任何人不能超过友情及以上的情感,我从三观确立开始就给自己定下的铁律。
但是,我面前的这个人刚刚是想以命换命救我。
既然如此……那我就摊开说吧。

你能不能想象,你所有的想法都逃不过你恋人的耳朵,任何细小的一丝变心的嫌疑都能被捕捉到,而你永远也无法得知对方的真实想法?

就是基于这个原因,我打出生起就是一个旁观的角色,不可能参与到你们的生活里面。

海藤一时间有点茫然,“那……我在心里说的话你一直能听见?”
我面无表情点头。
怎么样,很可怕吧,要放弃了吗。

“那你一定能察觉到我对你全部的感情了对不对?太好了,齐木是超能力者,不用担心黑之联盟的追杀了,甚至还能反将一军……”

喂。你倒是拒绝啊。

但他内心紧张得很。

在这种情况下,我好像,再也没有办法说出拒绝的话了。

今天不知道第多少次叹气,我用眼神示意了一下面前的少年,然后微微张开了双臂。

怀里的人身体很暖,头发很软。

总感觉今后的生活会更麻烦啊……不过算了,姑且试试看吧。

评论(3)

热度(1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