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浪

废纸篓

国家级乙等咸鱼资格证书
有证驾驶,冷烂乱雷
热衷于串剧组和跨剧组cp
失去产出能力,欢迎扩列

【解语花x张佳乐】

/有人催更我高兴的
/和前边的大概有点关系,大纲慢慢填,先摸个段子喂自己。
/盗墓半架空进全职因为时间线混乱。基本设定保留,然而花乐年龄似乎差不多。
/现在十二赛季。

白天训练完晚上自由活动,张佳乐掏出手机翻了半天,点了个名字。
“喂花儿爷有空吗,来接我一下。”
解语花来的很快,见张佳乐猫腰进车,一张脸忧郁能化成水溢出来,也没多问,敲着方向盘斜眼看他,“去哪儿。”
“吃饭了没。”
“没有。”
“随便找个地方吃饭。”说完便靠在了车椅上闭了眼睛。
天还没黑,车里空调打得足,安静的环境很容易让人神游。
张佳乐不是没想过拉队友出来,却不知道怎么开口。又想在QQ上拉个人说说,不过道理他都懂,不想浪费别人时间去说一些苍白的话来安慰他。他不需要。
说起来他和解语花的交集并不多,估计大部分说的话都是在床上。但此刻找一个局外人来陪他发泄一下感情无疑是很好的选择,更何况这个局外人不会嘲笑他,床上技术也不错。
车停下,有人拍他肩膀:“下车了。”
张佳乐睁眼甩甩头,下车看见一个露天的烧烤店,海鲜的味道扑面而来。
“我朋友开的,干净的很,走吧。”
进店发现店老板大晚上仍然戴着一副墨镜,瞅见他们进来站起身轻佻的吹了一声口哨,吊儿郎当的样:“哟,花儿爷今天大驾光临?”
“带人来吃饭,给我伺候好了。”解语花环顾四周,找了个靠里面不起眼的位置坐下。
菜上的相当快,没一会摆了满桌。解语花喝了一口雪碧:“说吧怎么了?”张佳乐不能喝酒,用饮料代着。
“也没怎样,他们说我状态下滑,会增加轮换。”
“我大概这个赛季结束就退役了。”张佳乐盯着对面的粉衬衫。
“但我觉得我还能打,”他抬头看着天边泛着暗沉沉橙色光辉的夕阳,“冠军还没拿够呢我。”张佳乐咬着牙猛地灌了一口可乐,远处的夕阳散发着隐隐热度。
“你也不用安慰什么,我就是想找个人说说。”他握着手中的易拉罐,敏锐的感受到罐内的气泡争先恐后的往外冒。
“你还年轻。”店里忽然亮了一点,那个戴墨镜的老板拧亮了灯泡,抬下巴向这边笑了一下。
解语花盯着他的眼睛,看他抿起的唇线,语调轻松的重复了一遍,“你还年轻。”
张佳乐回盯着,漂亮的眼睛一眨不眨,没多久又垂下眼睛:“我知道。”
又不是离了赛场活不了,人生一半还没过完。

刚关上车门张佳乐就揪着他的衣领吻了上来,不管不顾的狂放热烈。
分开后张佳乐有些气喘,靠了回去:“去你宾馆还是再开个房?”
“去我那。”解语花抻了一下衬衫领,一脚油门下去,车驶向了背离晚霞的方向。

//我也不知道有没有后文
//我也不知道那个是不是瞎子

评论(10)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