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浪

废纸篓

国家级乙等咸鱼资格证书
有证驾驶,冷烂乱雷
热衷于串剧组和跨剧组cp
失去产出能力,欢迎扩列

【梦100】【三星拉郎】无cp向

【萨奇亚&阿比斯】

“谢谢。”萨奇亚认真地说,随即又转身去盯着那些培养皿,不再多说一句话。

“……”阿比斯细瘦的眉毛皱了起来,道别也没有就关门而去。

靠,友情的小船说翻就翻。

阿比斯上楼回到地面上时,又在心里加了一句,隔壁的里德说弯就弯,呵。


十天之后,阿比斯意外的收到了一个包裹,里面是架小巧的钢琴八音盒。他把琴盖掀开,里面有张字条,果然是萨奇亚的字迹。

“上发条会喷出有毒气体

  一次性 无色 无痕迹

  多谢帮忙”

阿比斯随手吧纸条扔在一个废液缸里溶掉,勾起了一点嘴角,把八音盒包好放在了柜子最顶层。



【萨奇亚&里德】

“你想掌权么。”萨奇亚沉默的走着,忽然开口问道,声音轻得像蝴蝶拍打翅膀。

“不,其实不想。”里德脚步一顿,不过立刻有若无其事的继续前行,只是他精致的皮靴落在大理石上的声音较之前轻了许多,“有我哥哥这样优秀的人在,他会把一切管理得井井有条的啊。”他微笑了一下。



【库拉文&阿比斯】

“厉害。”阿比斯笑声鼓掌,目不转睛的盯着小丑的动作。

小丑的眼睛周围涂着红白两色的油彩。在他故作僵硬的歪头或转身时显得尤为滑稽,忽然见他摘下高高的帽子,手腕一抖帽子里便扑棱棱飞出几只小鸟。小丑又笨拙的向前扑鸟,身体栽倒然而脚底像抹了胶水一样纹丝不动……

表演过后阿比斯仰倒在沙发上,揉着眼角笑出的泪花,“精彩,太精彩了!”

库拉文又摘下帽子动作夸张的向他行礼,“能给人们带来欢乐是我的荣幸!”他想阿比斯眨了下眼,唇边的笑容热情而灵动。

阿比斯伸手扶着茶几想要坐起来,却失手把一个盒子打翻在地,顿时一股紫色烟雾缓缓溢散。阿比斯色变,翻身推着库拉文向旁边走,“快离开!这是麻醉剂——”

他心知来不及,这毒药起效极快,自己早有抗药性全然不惧,但库拉文就——

库拉文动作依然灵活的转动门把手。

“你为什么没事。”阿比斯语速极快。

“我?我带了解毒剂呀。”库拉文拉开房门。

阿比斯劈手把门拍上,门锁咬合声格外响亮。

“你怀疑我?”阿比斯脸色阴沉,垂下的金发刘海挡住了半边眼睛。

小丑张了张嘴抬手想解释,又被厉声喝止,“别碰我!”

小丑只是慢慢脱下手套挽起袖子,给他亮出手腕上绑着的蝴蝶花纹香囊,轻声说,“这个是我路过毒药之国摩尔芬时,萨奇亚王子特地找到并赠与我的,极力说如果拜访您的话一定要带上解毒剂。嘛,就是这样,阿比斯王子不要生气啰?”

阿比斯一抹刘海,转身走向沙发,他手指绷紧成爪此刻还未放松下来,“抱歉。”

萨奇亚你个混蛋!!!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