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浪

废纸篓

国家级乙等咸鱼资格证书
有证驾驶,冷烂乱雷
热衷于串剧组和跨剧组cp
失去产出能力,欢迎扩列

梦百/澄真

“呐,澄快。”真琴仰头瞪着天花板,睡意像往常一样迟迟不愿到来。旁边翠绿色头发的青年毫无反应,还发出了微微的鼾声,听得让人更加火大。
于是他侧身踹了那人一脚。触感硬邦邦的,应该是肌肉紧实的小腿。
“蠢狗,醒醒。”
澄快呼的一下爬起来,手下意识的伸向枕头底下。他警觉的看了看窗外,又环顾四周,然后似乎才放下心来,低头看着真琴,“真琴,怎么了?”
“我睡不着。”真琴终于肯把目光从灰暗的天花板上移开,用他那双大眼睛认真地盯着他的幼驯染,“你抱着我睡吧。”
“……真拿你没办法。”澄快摇摇头,重新躺下。他挪了挪自己,挨到了真琴旁边,“小的时候你也是,得有人抱着才睡得着。长大了还是这样?”
他笑着说,把胳膊伸开让真琴枕着,另一只手穿过腋下环着他的腰。
真琴一言不发,安静的踡在了澄快的怀里,闭上了眼睛。
他太瘦了。侧躺的时候腰的位置明显塌下去一截,向上摸就是肋骨,薄得像蝶翅。抱在怀里的时候才能让人忘记他疯狂的一面,此时的真琴只是一个孤独的小少年。
“硬邦邦的,真是。”真琴突然开口。他仍然闭着眼睛,语气里全是嫌弃,然而身体却不自主地向澄快的怀里缩了缩。
“那可真是抱歉了啊。”澄快毫不在意的说,摸了摸怀里少年的头发。发丝从带着枪茧的手中漏过,顺滑而又柔软。

评论(6)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