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浪

废纸篓

国家级乙等咸鱼资格证书
有证驾驶,冷烂乱雷
热衷于串剧组和跨剧组cp
失去产出能力,欢迎扩列

梦百/澄真-3


天色已经暗下来,积起来的乌云泛起灰橙色,密集的雨水凶猛地打到地上,溅起一蓬蓬的水雾。

街边有人在小跑。翠绿色头发的青年打着一把黑色的大伞在雨中疾行,浑然不顾自己湿透的西裤裤脚和皮鞋。他左顾右盼,眼睛仔仔细细地搜寻着街边每一个角落。

在一家早已关门的面包店的屋檐下面,一个人影一动不动地伫立在那里。
澄快找到真琴的时候,看到的就是屋檐下的黑发少年望向远处发呆的眼神,滴水的头发,和他湿透了的白衬衣。
“真琴!抱歉,我来晚了。”澄快将伞撑到屋檐下,不由分说将自己的外套披在了真琴身上。
“……慢死了,真是没用啊。”真琴撇了撇嘴,却躲在伞底下,把身上的外套紧紧地裹在身上。

“真琴!热水给你准备好了,来洗澡吧。”澄快的声音从浴室里面遥远地传来。

换上了干净衣服的真琴整个人瘫在了沙发里面,一动也不想动。

“我困了。”

“淋了这么大的雨,不洗澡会着凉啊!”澄快甩着湿淋淋的手走过来,袖子挽得高高。他的头发没了发胶,软趴趴的盖住额头。

真琴躺在沙发上睥睨着他,思考了一秒:“除非你抱我去。”

“那简单。”澄快随手抓了块毛巾擦了擦手,弯下腰,一手托后背一手环膝窝,毫不费力地将小王子抱了起来。

真琴真的很轻。澄快觉得他现在甚至比几年前还在王宫里时还要轻。几年逃亡的生活赋予了真琴另外一种性格,但是无论何时,在澄快面前,他都只是那个王宫里面的小王子。

在真琴的执意要求下,澄快只好也脱下衣服,同他一起泡澡。六岁起他们就不会一起洗澡了,面对而坐的时候澄快腿都不知道往哪放,十分的尴尬。幸亏浴缸够大,勉强塞下了两个人。

然而真琴舒服地把脑袋仰在浴缸沿上,闭着眼睛,翘起腿露出水面一对膝盖。

“你知道我当时在想什么吗。”

真琴突然开口。

澄快愣了一下,随即想起了屋檐下他发呆的样子。

“在想什么?”

“叛军杀了妈妈的那天,也是这么大的雨。”真琴毫无波澜地叙述着,“叛军在外面疯狂地砸门,母亲把我藏进了暗道,自己堵着房门,声音发着抖,让我立刻从暗道跑。”

浴缸上面热腾腾的蒸汽弥漫,澄快的心却阵阵发冷。

“我就一路跑,不敢停,不敢回头,最后跑到了尽头,是一幢后山的小屋。我以为妈妈也会从暗道逃出来,就在小屋里面等,听着比豆子还大的雨点噼噼啪啪的打着屋顶,又冷又饿,等了一晚上。”

真琴的声音渐渐低了下去,身体逐渐向下滑落,猝不及防地整个头都浸没在了水里。

“真琴!”澄快猛地坐起来,正要去扶他,真琴却自己从水里面坐了起来,脸上是恶作剧得逞的笑容。

“你吓了我一跳……”澄快嘟囔着抱怨了一句,又忽然住了嘴。

他看到真琴刚浸过水的湿漉漉的脸上,眼眶微微发红。


评论

热度(5)